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 太上剑典 > 第八八五章 史诗秘术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 第八八五章 史诗秘术

一秒记住【999文学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www.kkda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史诗秘术,一步乾坤,虽然许真衡与许延广并没有修炼这卷秘术,可他们却是赠予这卷秘术给欧楚阳的人,当他们发现,这一步乾坤居然如此厉害的时候,不由为欧楚阳高兴了起来。

    一步乾坤。

    欧楚阳语声还未落下,下一刻突兀的出现在了枪影之中,仅仅是一个空位却是足以让欧楚阳容身。

    冷笑从来就没有少过,身在对面的段宏远只有凭着多年的作战经验,从自己的第六感中感受着欧楚阳的位置,只不过,这一步乾坤并不同于其它身法武技,这是对空间之力的掌握,并不是速度。段宏远又哪能领会的到。

    短暂的半个呼吸之间,欧楚阳已经在所有人的眼中出现了上千次,而每次出现的地方都恰巧是那枪影与手印相撞所空下来的空间,正好会容纳欧楚阳的身影。

    “唰~”

    段宏远只能见到在空中不断变换位置的欧楚阳时而出现,时而消失,而他想要清晰的捕捉对方的位置,根本没有可能。

    就在众人惊讶间,一道阴冷的声音却是在面露惊骇之色的段宏远身后响彻而起,此言掷地有声,惊起了一片呼声。

    “段公子,你输了?!?br />
    伴随着欧楚阳冰冷的喝声在段宏远的身后响起,率先出现的便是那一柄弧月形状的元冥血月轮。寒光闪闪的轮刃,慢慢的饶向了段宏远的脖子,这个过程,段宏远丝毫未经察觉,他傻傻的站在那里,到了此时还不知道欧楚阳是如何到了自己身后的。直到~一道残影慢慢的在段宏远背后凝实,包括段宏远在内,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张貌不惊人,却让人无不钦佩的许家客卿长老。

    青义。

    艳阳之下,欧楚阳傲然而立,藏于袍袖之中的双手负于身后,一派凛然之姿,离着段宏远仅数步之遥,闪烁着阵阵寒光的元冥血月轮在段宏远的脖子底下嗡鸣不断,让段宏远连回头看向他的勇气也没有。

    “段公子,还要再打过吗?”

    一声反问,徘徊在段宏远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终于滚落了下来。

    高阶武神又怎么样?还不是无法达到不死不灭的地步,元冥血月轮在侧,段宏远还哪有反抗的余地,欧名的,段宏远咽了咽口水,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与欧楚阳合力将许耀光击败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不为别的,如果他知道欧楚阳有着这样一种强悍到极点的身法秘术,他肯定不会做此错误的决定。

    事到如今,想不服输都难,要知道,欧楚阳如今只需要一个念头,自己便会身首异处,虽然他明白欧楚阳不会这么做,但胜负已然决定。

    不甘的,段宏远头也不回道:“我输了?!?br />
    “哗~”

    听到段宏远亲口承认失败,场面立马沸腾了起来,许家众强者欢欣鼓舞着跳了起来,许真衡与许延广终于同时松了口气。

    至于段家一方,个个沉默不语,神色暗然间,纷纷的退出了玄光阁。

    没有半个招呼,眨眼之间,段家人走了大半,段元阔面带愠色的看着欧楚阳,一股杀机弥漫而起。

    “远儿?!痹对兜暮艋搅艘簧?,段宏远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父亲,眼中满是歉意的目光。

    段元阔无奈的一叹,他知道今天的事并不怪段宏远,以段宏远的机智和能力,绝对与欧楚阳有着一战的资格,只不过他很不走运,别说是段宏远自己,就连段元阔,甚至赠予一步乾坤秘术的许真衡和许延广都没料到欧楚阳会用这种办法取胜。

    兵不血刃,既没有伤到段宏远,又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可以说,欧楚阳此战奠定了他在两大世家中人心目中无上强者的地位。

    由此,段元阔更加气恼段庆了,当初要是换了别人,哪会那么容易的让欧楚阳跑到了许家,而不是来到他们段家。

    事已至此,段元阔即便再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他现在已经把欧楚阳视为了自己的敌人,段家的敌人来看待。

    “远儿,我们走?!?br />
    招呼了一声,段元阔转身便欲离去。

    许真衡兴灾乐祸的望着段元阔,不由叫住道:“段家主,不到内殿歇歇了,许某还没尽地主之宜呢?!?br />
    能够战胜段元阔,许真衡的心情好的不得了,他还是不忘在段元阔临走之前,出言讥讽一番。

    段元阔驻足,回头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道:“许家主客气了,段某族内还有要事,就不多留了,远儿,走?!?br />
    “如此,不送了。哈哈~”许真衡对着段元阔的背影抱了抱拳,哈哈大笑了起来。

    目送着段家强者离开,当所有人都退去的时候,金光大殿的殿前广场已经欢声雷动,喊声如潮了。

    别管怎么样,反正此战是许家胜利,而欧楚阳这个“青义”的身份再度被众人拔高到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如今,许家众人已经完完全全的把欧楚阳当成了自己人,大小姐的夫婿,当然不会是外人。

    望着兴奋欧名的许家众人,许真衡陡然大喝道:“好了,比武已经结束,本尊的乘龙快婿已经选出,他就是青义?!?br />
    说着,许真衡大手一摆,指向了欧楚阳。

    出于面子,欧楚阳抱拳施礼,面带微笑的扫视了一圈。

    许洁儿看着,眼中泛起了纠结的泪花,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前前后后,她始终离开不欧楚阳,仿佛宿命把他们扯在一起,怎么也不能分开。

    许真衡又道:“今日之事已经定下,待到契约之战后,本尊会亲自会你们主持大婚,现在都散了吧?!?br />
    “大婚?”

    闻言,欧楚阳与许洁儿同时一愣,先前并没有这个所谓大婚的决定,不是只是走个过场吗?怎么还当真了。

    当然,许真衡根本不给他们问话的机会,对欧楚阳道:“青义,如今你已经是洁儿的未婚夫了,现在赶忙回罗天阁吧,等契约之战结束以后,本尊自会为你们操办一切,本尊还有要事处理,就不陪你们了?!?br />
    “许家主?!?br />
    “父亲?!?br />
    欧楚阳和许洁儿刚想叫住许真衡,哪曾想人家连理都不理,飞身便离开了。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被自己的父亲戏耍了一番,许洁儿也暗自恼怒,只不过在此刻,她到是有着小小的幸福之感。

    许延广感受着欧楚阳与许洁儿那暗怒的目光,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轻咳了一声,尴尬道:“咳~,不要声张,我们回去再说?!?br />
    罗天阁。

    欧楚阳、许延广坐至了一处,两人沉默不语,欧楚阳直愣愣的看着许延广,等待着他的解释,而许延广却是支支吾吾的不尽言辞。

    半晌过后,顶着欧楚阳那几近杀人的目光,许延广道:“青义兄,可不可以让我跟洁儿先聊两句?!?br />
    欧楚阳听着,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房间之中,只留下许洁儿和许延广二人,许洁儿道:“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不是说好了,青义先生帮我解除这个困境之后,就进罗天阁为我治病吗?父亲怎么这样?”

    闻言,许延广并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丫头,你跟大哥说实话,这个青义怎么样?”

    被许延广这么一问,许洁儿愣了一下,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别管?!毙硌庸惆诹税谑?,道:“你先回答我?!?br />
    “不怎么样?!毙斫喽?。

    “唉~”

    许延广叹了口气,言道:“不用隐瞒了,刚刚父亲和我都看出来了,你对青义先生还是有感觉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露出那种表情?!?br />
    到了这时,许洁儿方才明白,刚刚自己认出欧楚阳的时候,不经意间将自己心底的情愫表露了出来,她还以为没有人会发现,哪曾想,自己的父亲和大哥却是在一直关注着自己。

    许延广又道:“你还不承认吗?”

    “我~”许洁儿刚想开口,却没说出来。她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不用说了?!毙硌庸阒敝钡目醋判斫喽溃骸拔腋闼凳祷鞍?,父亲已经改变主意了,如果你不肯嫁给青义的话,日后遇到欧楚阳,父亲定然不会饶了他。不过你要是肯的话,锁命天符之事就一笔勾消,即便是欧楚阳找上门来,许家也不会动他分毫?!?br />
    说到这里,许延广语气一缓,低声劝慰道:“你应该明白父亲是疼你的,他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看这始祖血脉,要不是他为你隐瞒了二十年,你还有等到青义的出现?傻丫头,不要想欧楚阳了,嫁给青义,跟他在一起总好过等那个无情无义的人,我不是吓你,如果你心里还有他,我可不敢保证父亲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你知道,以许家的势力,如今的紫霄会未必挡得住的?!?br />
    “这~”

    许延广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几句连哄带劝不说,最后还威胁上了自己的妹妹,也正是这番劝解,却是让许洁儿为了难。

    “大哥,就算是我同意,他也未必肯取我?!?br />
    许延广见许洁儿的语风有所缓和,欣慰道:“这就要看你了,我就不相信,以我许家第一美女的洁儿,还打动不了一个青义?要是那样的话,哼,我都不饶他,更别提父亲了?!?br />
    许延广说着,做愤恨状,随即,脸色一变,嬉笑道:“当然,这句话就不用跟青义说了,丫头,看你自己的了,幸福就在那里?!毙硌庸闼底?,指了指罗天阁方向。

    说完之后,许延广扔下心情烦乱的许洁儿,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屋内,许洁儿黯然神伤,回想刚刚许延广跟自己说的话,一时之间为了难,他了解许真衡的脾气,那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以许家的势力,经历了一场大战的紫霄门和天地盟都不是两大世家的对手,更别提欧楚阳自己,如果欧楚阳真的惹恼了许真衡,许延广的话没准还真的会应验了。

    欧楚阳来此有着明确的目的,许洁儿都能猜出前者要干什么,一旦要是言语不和,导致欧楚阳身份败露,欧楚阳上山容易下山就难了。

    想到了这里,许洁儿摇了摇头,心中终于有了决断,推房门,大步的朝着罗天阁走去。

    到了罗天阁二层,见到欧楚阳在那里等着自己,许洁儿上前一步道:“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吗?”

    欧楚阳闻言,点头道:“这里就很安静,金重与卜共都出去了,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br />
    “这里?”许洁儿指了指原地。

    “这里?!?br />
    “好?!毙斫喽墓牡目醋排烦?,瞪了他半晌,终于鼓起勇气道:“欧楚阳,你究竟想要瞒我多久?!?br />
    「1010 下辈子还」

    突兀的话语在欧楚阳的身边响起,本打算询问许真衡对于大婚一事的变故的欧楚阳,被许洁儿进屋之后的抢白搞的一愣,如此情况之下,即便是欧楚阳的表现力再强,也难免有着些微的呆滞。

    “小姐说什么?青义不懂?!蔽滦斫喽闯隼?,欧楚阳故意的侧过脸去,然而他却不知道,就是这般下意识的举动,更是让许洁儿肯定了他的身份。

    愤慨中,许洁儿一把上前拉住欧楚阳,娇喝道:“你还骗我,刚刚你使用了破穹劲,怎么?还需要让我亲手将你脸上的东西取下来吗?”

    近乎咆哮的话语,终于让欧楚阳无法隐藏了,微微叹了口气,他回过头来,用着歉意的目光打量了许洁儿一眼,怅然道:“跟我来?!?br />
    说着,欧楚阳一言不发的走上了三楼。

    罗天阁三层,已经被欧楚阳变成了阵丹室的修炼室内,有着浓烈的紫火并不停止的燃烧着,由于近月的炙烤,整个屋子,完全被一股炽热的气息所充斥着,里面根本没有半点其余天地灵气的存在。上到三楼,进到屋内,许洁儿只能看见满屋子飘浮的药力水滴,其余的皆是那让神魂都为之悸动的紫色火焰。

    感受着曾经让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许洁儿的俏脸被一层阴沉所笼罩了起来,暗带责备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背对着自己的欧楚阳。

    低着头,叹了口气,欧楚阳伸手抚去脸上那一层假象,露出了原本的面容,回过头来,欧楚阳问道:“对不起,我不想骗你?!?br />
    望着那张让自己又爱又恨的脸庞,许洁儿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可她还是在泪水落下之前强行忍了下来。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毙斫喽潘档?。

    欧楚阳道:“我想现在大陆上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目的,所以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接近古迹,接近幻灭玉符?!?br />
    “幻灭玉符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连自己的朋友也不能信任?”许洁儿喝问道。

    “你错了?!迸烦粢×艘⊥?,怅然道:“赤阳山一战,你没有在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你知道武神塔里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