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 一生孽缘 > 0277章 雨过天晴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表: 0277章 雨过天晴

一秒记住【999文学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www.kkda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今天这件事发生时,他发现赵洋和雷若婉的关系远远超出了普通朋友的层面。就拿信来说,只是两句话几行字,雷若苒对赵洋要表达的内容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情谊。而雷若婉和赵洋更像是好闺蜜,他们可以无话不谈,而诸葛睿茗能感觉到婉儿对自己是愧疚,像是在向他倾诉。事情怎么会发生的这么突然,昨天和今早起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什么时候开始的,诸葛睿茗在记忆里找寻着。

    手机的铃声再度把他的思绪打乱,诸葛睿茗烦躁的拿起手机,显示来电是雷若婉家。诸葛睿茗平复一下心态,接听电话。

    “喂!是睿茗吗?晚上有空吗,我想找你聊聊天?!?br />
    是雷若婉的声音,里面显得很平和。

    “啊,好好??!你想去哪里,需要我开车去接你吗?”

    诸葛睿茗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的大反转让他一时语结,他的话语中带了一些迟疑。

    “睿茗,你是不方便吗,如果有事就算啦!我可以问问赵洋?!?br />
    雷若婉从诸葛睿茗的口气中听出了勉强,他不过是想找个人陪陪,晚上母亲吃完饭只是安慰他一下,便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他揣测着母亲的想法,他估计母亲应该是回屋里看杜篱笙写给他的“编年史”日记,那里记载着小学到初中几年的点滴。雷若苒被家里的气氛压得透不过气,想找个人倾诉或只是需要一个臂膀来让他靠着。其实,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赵洋,不过他也想到了郑莉,婉儿不想当那个小三。不过,那种冲动只是一闪而过,他很理性地拿起座机打给诸葛睿茗。

    “喂,喂!婉儿,你在听我说话吗?我有时间的,你穿好衣服在楼下等我,一会儿就到?!?br />
    电话里传来诸葛睿茗的喊声,刚才恍惚间竟然分神了。

    “好的,你到以后电话闪我一下,下楼找你。一会儿见,拜拜?!?br />
    雷若婉知道他在赵洋里得不到的,永远都能在诸葛睿茗这里得到,至少睿茗是爱自己的。

    虽然他是偷着打的电话,可还是被母亲知道,张淑荣从卧室里走出来。

    “这么晚还打算出去吗?记得带些钱,注意安全!这个男生是你现在的...朋友,那个经常过来找你的人?”

    张淑荣不知道该如何说,犹豫一下并没有将男朋友说出来,而是试探着问了一下。雷若苒知道母亲的意思,他知道事情说开就没有那么尴尬,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到卧室的柜子里拿出那身粉红色t恤穿在身上,与母亲语无伦次地道声晚安,下楼时才反应到他的失态。

    张淑荣被儿子的反常引发她的好奇,她想知道这么晚儿子出门与谁见面,到底是不是那个诸葛睿茗。走到阳台看着楼下小区进车口,晚上进入的车不少,都是回小区停车场的。她向下观望,只见儿子在楼下走来走去,无聊地用脚踢着石子。忽听到车子驶入小区的声音,雷若苒和张淑荣同时望向驶入小区的车。张淑荣站在阳台上低头盯着这辆豪车,只见它驶入后停在雷若婉的身边。车里下来的人真的是儿子的同学诸葛睿茗,只见诸葛睿茗刚走下车,儿子便跑上前去和他抱在一起。

    张淑荣目睹着眼前的一切,她不由自主地用颤抖的手摸了一下腕上的镯子,原来他们不是早时认为的朋友关系,而是情侣关系。张淑荣有些头晕目眩,扶着墙走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坐在床上发呆,泪水沿着眼角滑落,暗自咒骂着雷若苒的父亲。用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日记,按照儿子提供的密码打开它。只见第一页粘着一张红色旗袍的合影,虽然用扇子遮住了半张脸,额头上的胎记让她还是看出那是雷若苒,旁边是他的义兄杜篱笙,下面写着:一生挚爱,吾弟亲启!张淑荣一页页地翻看着。

    雷若婉咬着唇坐在副驾驶上默不作声,诸葛睿茗只是专心开车。车子在路上疾行,向着老宅的方向驶去。并不是回到老宅,而是沿着老宅的路向山上驶去,直到前面公路变为石子路面车子才停下来。

    雷若婉望着诸葛睿茗,只见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雷若婉当然不知道诸葛睿茗打算做什么,他跟着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正要下去。却被走过来的诸葛睿茗一把按回在座椅上,只见他附身用手在坐椅旁一按,座椅忽然倒下去,雷若婉身子后仰,诸葛睿茗将婉儿压在身下的座椅上,他们面对面的互视着。

    “睿茗,你想干......呜,呜......”

    雷若婉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便被诸葛睿茗的嘴咬上,婉儿的唇被他吸允着。雷若婉试图用舌打断他的入侵,结果被诸葛睿茗吸进嘴里,两人唇齿相依在一起。热吻燃情,诸葛睿茗骑着婉儿脱掉棒球衫,露出壮硕的上身,婉儿用手抚摸着他的前胸。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独处在一起,诸葛睿茗抓住婉儿的手含在口中。雷若婉试图逃脱他的束缚,向后看去,被诸葛睿茗用手将他的头掰正。

    “婉儿,你找我出来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今天你的举动让我们费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越发看不透你呢?”

    雷若苒心中跟明镜一般,诸葛睿茗是最有权质问他的。

    “睿,睿茗,我刚才是要说的。就,就被你强行......”

    雷若婉被诸葛睿茗的连串发问,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想说却又不敢说。

    “婉儿,你能为赵洋着想,却从不去想我的感受。爱你的人不止赵洋一人,你知道我收到信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吗?”

    “睿茗,你到底想我怎样???你明知道我在乎的人不是赵洋,你干什么非要把我和他连在一起呢,看来我今晚找你出来是个错误。你觉得我今天这样的举动怪吗?被谁逼的,还不是被你们逼的,弄得我现在不男不女,我到底是个什么???”

    雷若婉不清楚这件事情为何又跟赵洋扯在一起,他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是我逼得吗?雷若婉你将心比心的说,我什么时候逼过你。你的声音只是和原来有些差异,但是这是青春期发育,声线变化很正常!是,我也有问题,可当初并不是我逼你入这行的,这个你比谁都清楚。这一切是谁的过错,还不是赵洋师徒非要把你打造成舞者吗!”

    诸葛睿茗本来不想生气的,但是被逼到这个地步,也想借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发泄一下。

    “你,雷若婉要是个平常人家的孩子,没这么多经历,谁会认识你??!你这是一步错步步错,错到去做另一个人,错到你把雷若婉这个人做得太完美,完美到身边的人愿意为你付出。一步步走下来,你现在开始责怪我们啦?你就那么袒护赵洋,他有什么好,是他要把你打造成女人,关我屁事!”

    诸葛睿茗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更不想替他人背锅,说完一拳打在雷若婉一旁的椅背上。

    “......”

    雷若婉不知道该如何去讲,只好用沉默作出无声的回答。婉儿知道错怪了诸葛睿茗,用眼睛委屈的望着他。

    “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苛求什么,我说的你好好回想一下吧!”

    诸葛睿茗拿起丢在一旁的棒球衫,起身走出轿车,穿好衣服??吭诔瞪洗涌愣的贸鱿阊檀蚧鸹?,右手拿着打火机,用防风打火机将香烟点燃。接着他一边用嘴叼着香烟,闹心地用手抚下头发,将手中的烟盒火机放在裤兜内,靠着车身欣赏着夜晚城市的景色,鼻子里不时喷出一缕缕淡灰色的气体。

    雷若婉并没有跟出去,而是整理下衣服侧身坐在副驾驶的座椅上,探出头望着诸葛睿茗。心里存着内疚的歉意,看来他错怪睿茗。确实,这一路走来,一直帮助他的只有诸葛睿茗一人。若不是被杜篱笙和赵洋拖下水的,赵洋是妥妥的将他控制在手心里。即便是赵洋坑了他,赵洋在他心中总是排在第一位的,他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是狠不下心去恨他。

    诸葛睿茗吸完一颗烟,将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掉。转身看到雷若婉望着自己发呆,走过去拉起他,关上车门锁上车。拉着雷若婉向山上走去,雷若婉没来过这里,只有默默地跟随在他后面。来到山顶,发现这里有一处人工修造的石亭,婉儿发现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到处是灰尘和枯燥的树叶??吹街罡痤\恢幽睦镎业降纳ò亚迳ǔ鲆淮?,拉着他坐在一起。

    “睿茗,你刚才骂得好,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你,发现走到这个光景,都是自己造成的,怪不得别人。赵洋给过我选择的权利,我并没有拒绝,而是一味地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