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清组图】纽约迎来第40届“第五大道博物馆节” 2019-04-24
  • 滇池治理进入三年攻坚 2019-04-24
  •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04-06
  • 点赞英雄机组 关注事故原因 2019-04-02
  • 新闻回顾:2000年和2007年朝韩首脑会晤 2019-04-02
  • 习近平: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3-30
  •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 战国野心家 > 第八十八章 无信的时代

    河北省20选5中奖结果: 第八十八章 无信的时代

    一秒记住【999文学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www.kkda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叔痤和韩相在讨论瓜分郑国的事情之余,也在针对泗上和宋国的事进行了探讨。

        公叔痤对泗上是充满警惕的,但他明白魏国现在是无能为力的,所以魏国急需盟友来在东线对抗泗上。

        文侯时候的局面到现在已经毁了,秦国开始变法,因为西河所属权的问题,魏秦关系已经不可能和解,除非魏国交出西河。

        东线的话,魏国是想和楚国和解,把楚国拉入到对抗墨家的第一线。

        公叔痤也清楚,一旦魏韩瓜分郑国,那么楚魏关系会再度降到冰点,彼此之间的不信任和百年仇怨更不可能消解。

        但是,郑国不给韩国,魏韩关系就始终有个芥蒂,韩国不得郑国,对于魏国的外部战略只能是出工不出力。

        公叔痤没得选择,韩国若是全部得郑,就更难遏制,三晋内部的一超两强的局面已经被打破,赵国在延续公仲连的变法,韩国要是再得到了郑国的全部领地,魏国的外交局面就更难看了。

        好在四年前菏泽会盟的时候,楚国要回了榆关,这使得宋国一旦被墨家控制,楚国和泗上那边就会天然地产生龃龉。

        战略收缩的政策是公叔痤定下的,魏击也是在搞清楚了局面之后接受的,公叔痤却希望借助郑国这件事,能够树立起一个更有威胁的共同敌人:泗上墨家。

        从而使得魏韩关系继续保持真正的同盟。

        韩国打的如意算盘是换地,用靠近宋国的黄池、雍丘、襄陵等城邑,换取即将被瓜分的魏国应得的魏国土地。

        这样的话,等同于韩国的一些破碎的飞地连在了一起,同时将对抗墨家第一线的城邑换了郑国的城邑,让魏国抗在第一线。

        这如意算盘韩侯韩相都知道魏国不可能接受,但却可以用此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从而在瓜分郑国这件事上获得更大的利益。

        公叔痤一眼看穿的韩国的目的,这是明摆着的事:韩国从黄池等地抽身,魏国要面临两个问题。

        其一是韩国离开了对抗泗上的第一线。

        其二就是如果楚魏开战,韩国就更容易要挟魏国。

        因为以楚国现在的国力,没有办法两线开战,要么走南阳鲁山一线北上,要么就只能走榆关大梁一线北上。

        南阳鲁山方向,韩国虽然首当其冲,但那里直接威胁伊洛方向,可以直逼周天子,甚至可以将魏国切成两段。

        楚若走鲁山北上之路,魏国必须要救,不用韩国请求魏国就会出兵。

        但如果韩国放弃了黄池雍丘,那么楚国走榆关大梁一线北上的话,韩国就可以保持中立,以中立的态度要挟魏国,获取更多的利益。

        同样,楚国也有理由和韩国单独媾和,韩国便可以吃两家,坐山观虎斗。

        既然明摆着魏国不可能接受,那也就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

        公叔痤对于这次谈判韩国的态度其实是烦躁的,都到这个份上了,还在为了蝇头小利勾心斗角,根本没有考虑到泗上的威胁。

        泗上和秦国东西相隔,魏韩夹在中间,南方还有楚国,明明凶险无比的局面,三晋却还在内斗,公叔痤如何能不烦躁?

        只不过此时并没有一个能够挂六国相印相约共同制墨的人才,公叔痤身为魏相也不可能获得各国的信任。

        再者泗上这些年虽然崛起迅速,但是天下诸侯却不会忘记那个四面开战几霸中原的魏国。

        尤其是公叔痤明白,一旦这一次借反墨会盟的由头瓜分了郑国之后,魏国的信誉就算是彻底破产了。

        历史上,尔虞我诈彻底没有了春秋所谓贵族精神的战国乱世的标志性事件,就是韩国趁着魏楚开战会盟盟友的机会占据了郑国、逼着魏国承认;这种尔虞我诈毫无信义到秦国扣押楚怀王达到了顶峰,使得各国之间彻底抛弃了周礼时代的“国际法”,彻底成了黑暗森林。

        如今这种尔虞我诈的局面要提前许多,五年前魏国坑了齐国单独和墨家媾和,已经算是犯了一次戒了,只不过还不算是太严重。

        但这一次……公叔痤清楚,诸侯之间已经不太可能存在信任这个词汇了。

        现在,公叔痤明白,韩相明白,魏击明白,韩猷明白,甚至于楚王也明白,泗上会是将来天下诸侯之大敌。

        但是,谁来做这个出头鸟?谁来保证自己拼劲全力和泗上作战保卫所有诸侯的长远利益的时候,那些被保卫的人不会背后捅自己一刀?

        楚国就算说,你们魏国打吧,你们魏国打光了最后一个精锐野战军团,我也不会趁机夺取魏国的一座城邑……楚王自己信吗?

        时也、势也。

        如果魏国还有文侯时候的优势,这次宋国事件很好解决:明确保证郑国的独立,反对韩国吞并郑国,扛起来维护周礼天下的大义,牵头攻泗上。

        可以现在魏国的国势和威望,这个头牵不起来,也不敢牵,只能选择眼前利益,瓜分郑国。

        至于以后的事……倒有些活一天算一天的意思。

        双方一谈起来宋国和泗上,都是一副愁眉苦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可忧心忡忡,却没有谈及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法。

        魏韩都默认自己不会选择出兵,至少现在不会,尤其是砀山围城战结束泗上那边展示出来的攻城能力的压迫。

        终究瓜分郑国这件事是需要干涉宋国会盟这个事做幌子的,韩相便道:“此事一做,只怕楚人愤怒?!?br />
        “楚人与墨家,虽不亲密,却也不曾敌对,除了二十余年前商丘一战外,最近也并无仇怨?!?br />
        “我只怕楚人愤怒,与墨家联合,干涉此事?!?br />
        韩相担忧的,非是没有道理。

        楚国派出令尹、大司马跑来会盟,谈一谈共同防备泗上崛起的事,这边谈着呢,魏韩动手了把郑国给分了,完后还不带着来会盟的楚国一起,楚国要是不愤怒那就鬼了。

        而且郑国一北分,楚国在中原方向的突出部的后路彻底被截断了,原本还有个缓冲国,现在魏韩可以直接威胁榆关以南,若是再把鸿沟一断,楚国好容易要回来的榆关算是死城了,大梁城也再也别想着夺回来。

        公叔痤却笑道:“此事倒不必担心。我们和楚人之间,无非是君侯之怨,国势争雄?!?br />
        “和泗上,那是翻天覆地之恨、倒转乾坤之惧。泗上崛起,我们就算和楚国打的死去活来,但楚国也会参加对泗上的战争的?!?br />
        “所以,对付泗上,我们不需要考虑楚人是否信任我们?!?br />
        “楚人信任墨家,但是墨家做的事,楚王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人人平等、尚贤同义、兼爱利民、选贤人为诸侯天子……这是亡社稷、隳宗庙的,我们和楚人相争,那也不过是几座城邑而已?!?br />
        “既然楚人一定会反墨,我们为什么要对楚人好呢?”

        韩相赞道:“解我心中之惑矣。只是这件事楚人定会愤怒,这又如何防备?”

        公叔痤又道:“楚人愤怒又能如何?楚国变法,国内正乱,若无外援盟友,如何能干涉郑国?”

        “唯一可能的外援盟友,就是泗上。但我们是先和楚人会盟,先要痛斥墨家行径的?!?br />
        “这等同于是先让楚国和墨家不可能结盟,然后我们再坑楚国,他又能如何?总不成今日刚骂过墨家、反对墨家的道义,明日转过身就去求结盟?墨家会信任楚国吗?楚国自己认为墨家会同意吗?”

        …………

        楚王的使者已经距离魏国不远,在来的途中楚国大司马就得到了砀山围城战结束的消息。

        楚国如今的政治格局,和之前二十年的种种息息相关。

        二十多年前墨家初次震动天下,就是在商丘城下阵斩了楚大司马。

        随后大梁城之战,吴起阵斩楚右尹以及几名实权封君。

        这算是为楚国的变法提供了机会。

        屈、昭、景三族牢牢把持着令尹一职,楚国八百年,外姓人得令尹之位的寥寥可数,令尹换不掉。

        但是原本也是封君贵族派的大司马、右尹等人都死了,空出了位置,楚王总算是可以安排一些士人派的人进去。

        正常楚国的朝堂是有潜规则的,令尹若是因故病亡或是犯了错,大司马是第一顺位的补替。

        现在楚国的朝堂,实际上就是令尹为首的大族公族反对改革;大司马右尹为首的士阶层支持改革。

        双方站在利益不同,对外政策也不同。

        楚王是希望楚国不要扯进宋国的事,继续变革;大族贵族们希望楚国对宋开战,以求增大封君实权贵族的权力。

        这一次前来会盟,楚王的意思很明确,既然墨家选择了出兵宋国彻底拒绝了和平瓜分宋国的意见,又实行了动员,大有真要动手的意思。

        那么楚国就不会选择和墨家开战,出让宋国的利益,让墨家和魏韩的关系更加紧张。

        楚国不出兵,魏韩就不会出兵,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实际上这一次楚王是带着真诚的态度的,大梁城已经夺不回了,而且就算夺回来那就等同于替魏国抗在了反墨的第一线,加上楚国要回榆关已经很吃力了,所以与其还在大梁这件事上扯淡,不如就趁着这次会盟彻底放弃大梁的宣称。

        在大梁、启封、榆关、阳夏、襄陵等地,魏楚韩三国筑城,加强防御,一致对外,不要在在这地方互相冲突了。

        一则要修城就不能再起冲突,不能说我这边修着防备墨家的城邑呢,你趁我修城的时候打我让我修不成。

        二则一旦城邑城防完善,魏楚韩三方碍于这些城邑,中原方向的争斗就会少一些,攻城不易,尤其是新式的坚城,从而真正可以做好防备墨家西进中原的准备。

        三则就是尽可能签订一个反墨同盟,内斗可以,但如果墨家在中原方向进攻这几座城邑的任何一座,最好能够合力对抗。

        楚国实际上也已经放弃了中原战略,转为了暂时性的战略收缩,等待日后变法再论反击。

        大司马是楚王一派的,自然秉持着楚王的意志,他还并不知道魏韩合谋要瓜分郑国的事。
  • 【高清组图】纽约迎来第40届“第五大道博物馆节” 2019-04-24
  • 滇池治理进入三年攻坚 2019-04-24
  •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04-06
  • 点赞英雄机组 关注事故原因 2019-04-02
  • 新闻回顾:2000年和2007年朝韩首脑会晤 2019-04-02
  • 习近平: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