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清组图】纽约迎来第40届“第五大道博物馆节” 2019-04-24
  • 滇池治理进入三年攻坚 2019-04-24
  •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04-06
  • 点赞英雄机组 关注事故原因 2019-04-02
  • 新闻回顾:2000年和2007年朝韩首脑会晤 2019-04-02
  • 习近平: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3-30
  •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 邪世帝尊 > 第1207章 恶魔卡入手

    河北福彩20选5: 第1207章 恶魔卡入手

    一秒记住【999文学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www.kkda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结果,李媚颖那张写有公式的卡片,果然是一开价就遭到了哄抢,最后被“美女”用一张任务卡换走。

        但在众人的关注中,研究公式的“美女”,脸色却是好一阵的阴晴不定。也不知究竟是她看不懂这些算式,还是李媚颖的说词又是一个骗局。但不管怎样,接下来若是再有人要换这张卡片,恐怕还得多掂量掂量。

        这一轮,“大婶”同样拒绝了换牌。不免让人猜测,她手里正握着的是两张好牌,否则何至于有这番底气?

        轮到“矮子”的时候,他没有急着发言,而是也学着李媚颖的样子,先在卡片上埋头书写起来。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他的文字只是寥寥几笔,看上去不像会有多大吸引力,“是我从别处听来的,就当是个消遣?!?br />
        面试的关键时期,他不抓紧拉票换牌,竟然还讲起了故事,众人面面相觑,都看不懂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矮子”没有理会其他人异样的注视,接着他就用有些低沉的嗓音,讲起了一个似鬼非鬼,却足够令人头皮发麻的故事。

        “我搭上了一列特快车。

        大概在还差10分就午夜12点的时候,

        在中途站有一名男子也上了列车。

        他在车门关闭后,像是突然回复意识一般,开始左右环视著周遭乘客的脸。

        ‘恕我冒昧,请问您今年28岁吗?’

        他如此的向我问道。

        ‘是的,不过您怎麽知道呢?’

        我如此反问他,但被他无视,只是自顾自的和别人说话。

        ‘您今年45岁吧?’

        ‘是没错……’

        ‘您是62岁吗?’

        “你怎么知道的?”

        一直和看似不相识的乘客群重复着诸如此类的对话。

        看来这名男子,似乎有着只要看着别人的脸就能知道其年龄的特殊能力。

        此时到下个停车站还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

        全车箱包括我在内的乘客都对这名男子投以好奇的注目眼光。

        一直到他问到最后一名女士。

        ‘您是50岁吗?’

        ‘是的,不过还有五分钟就51岁了呢!’

        那名女士如此微笑的回答道。

        霎时,

        那名男子的脸色铁青,仿彿震撼到无以复加?!?br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不知怎的,所有人都是后背一凉。

        “然后呢?”

        “为什么???”

        他们争先恐后的问了起来。

        鬼故事看到一半的时候,总是最恐惧的,只有尽快知道结果,才能缓解那种不上不下的心情。

        看到众人的表情,“矮子”忽地神秘一笑,扬了扬手里的卡片。

        “刚才,我已经把答案写在了这张卡片上。想知道答案的,就来跟我交换这张卡片吧!”

        这绝对是受李媚颖的启发!利用众人的好奇心,逼着他们不得不换那张答案牌。

        第二次强制换牌,启动!

        李媚颖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微笑,也不知她究竟是自行想出了答案,还是对这个故事根本不感兴趣。

        “大婶”一开始还害怕得连连缩脖子,但看她也并没有主动换牌的意思。至于“眼镜”和“美女”,他们正处在换牌与否的犹豫中,但从表情看来,最后还是放弃的成分居多。

        殷烨北承认,自己确实也很好奇,但他还不会为了听一个鬼故事,就去承担面试失败的风险。

        反正既然“矮子”也说了,故事是他听来的,那只要先记住几个关键词,过后到网上一搜,不就什么都有了么?

        就这样,“矮子”的表情从故弄玄虚,到焦急,再到“求求你跟我换吧”。而最终的结果,也仍然是让他失望。

        就这么着,在前一人无牌可换的情况下,主位顺移到了“美女”。

        “美女”没有理会旁人,直接就转过头,冲着殷烨北甜甜一笑。

        “小哥哥,和我交换吧。我这里有一张硬照卡,绝对是最能展现你的个人风采的?!?br />
        殷烨北对她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闻言立刻反驳道:“既然硬照卡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自己留着?”

        “美女”妩媚一笑:“只是一张硬照卡怎么够???要展现人家的魅力,怎么说也要一张泳装卡??!”末尾几个字,她刻意加重了读音,一面风情万种的撩起长发。

        一直沉默的“眼镜”突然激动了:“你真的需要泳装卡吗?那……那我跟你交换吧!”

        其他人一阵无言。没想到在“眼镜”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的情况下,“美女”竟然还会主动上钩。这样看来,她倒还有着几分存心用大尺度搏出位的念头了?!按笊簟痹倏聪蛩难酃?,也顿时带上了几分鄙视。

        “美女”却毫不理会,涂抹着精致指甲油的手指,如蜻蜓点水般触摸着“眼镜”早早准备好的卡片。

        “泳装卡就是这一张?”

        “眼镜”咽了咽口水,用力点头:“是,是!”

        他一脸期待,但从眼神变化来说,已经不像是最初单纯的欲望,反而是一种和生存挂钩的急切。

        要说清这两种差异,大概就是,一个是幸福的期待,一个是死里求生的期待。

        但无论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说谎的。那张卡,就是他现在最急于交换给“美女”的!

        “美女”也因此多看了他一眼,末了,她却是玉指一转,悠然拿走了旁边的一张。

        第二轮游戏,抽卡已经进展到了“二选一”的地步,对于面试者的演技和心理承受力,无疑都有了显著的提升。

        被抽走卡片的“眼镜”,表情顿时僵硬了。

        “美女”嫌弃的看了一眼抽到的卡片,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紧接着,轮到“眼镜”来抽“美女”的牌。

        现在“美女”手中的两张牌,一张是刚刚从李媚颖那里抽来的公式卡,一张则是她本身拥有的。

        逐渐冷静下来的“眼镜”,对公式卡已经没有那么渴望了。从保险起见,另一张卡片就算不够好,至少也会更加安全。于是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抬手抽走了另一张卡片。

        霎时间,他整个人都石化了。

        已经连伪装都顾不得,他整个人都保持在单手握牌的姿势,直挺挺的一动不动。

        殷烨北一看到“眼镜”的表情,立时在心里松了一口大气,庆幸刚刚没有和她换牌。否则现在石化的,也许就该换成自己了。

        果然,要说这里最厚(傻)道(气)的,还是只有“大婶”。

        果然,他唯一的选择,还是只有“大婶”!

        由于在本轮她曾经拒绝换牌,殷烨北也担心过自己会不会碰钉子,没想到她却是意外的配合。

        有了前几次的基础,这次他都不需要过多试探她的反应了,直接是“大婶”给他推荐哪张,他就抽哪张了。

        然而——

        看清牌面的一瞬间,他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弃权”两个大字,犹如一道血色的诅咒,不断在他眼前冲击。

        魔王卡??!

        所有人避之不及的魔王卡,竟然落到了自己手里??!

        当他绝望的抬起视线,竟然看到大婶嘴角,正悄然掀起一丝阴笑。

        中!计!了!

        仿佛有一连串的天雷电闪,同时轰击在殷烨北身上,将他轰得七零八落。

        所有的一切……她所有憨厚无害的外表,其实全部都是伪装吗?!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两张卡片调换了位置……那张魔王卡,是她一开始从李媚颖那里抽来的……

        抽到卡片之后,她不动声色……不,她是立刻采用夸张的反应。但因为她一向夸张惯了,也就没有人会去深想……

        包括一开始留下恶魔卡,也都是在故意迷惑人……她怎么会不懂规则?她早就已经把规则玩弄在手心里了!也许她其实是擅长口技的……留下一张自己擅长的恶魔卡,让所有人以为她就是有这么傻,放松警惕,再伺机在第二轮将魔王卡出手——

        所以,她在上一轮和自己换牌的时候,主动给自己指出了正确的卡牌,就是要再次证实她的“单蠢”,让自己对她深信不疑……这一轮她最初拒绝换牌,是要制造出“她握着两张好牌”的假象……她一次次给自己放下鱼饵,而自己也就一次次愚蠢的咬了钩,直到被她钓起来……

        她一点都不傻,真正傻的人是自己啊……

        这个既没有外表,又没有身材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演技派啊……

        随后,殷烨北又被“大婶”抽走了歌艺卡。

        现在他手里剩下的,就是一张杂技恶魔卡,和一张魔王卡。

        前途一片灰暗……

        接下来,“眼镜”提出换牌,却被其他人拒绝。大家都看到了他刚才的表情,谁还会去自找不痛快?

        恐怕直到下一轮,他的卡片也是换不出去了。

        看了他的下场,殷烨北本已僵硬的大脑,又被这股电流冲击得恢复了运作。

        是的,现在还不可以放弃……还没有走到绝境……

        看来……我现在倒是应该继续帮“大婶”巩固她的单蠢人设,这样其他人才能相信,她换给我的是好牌,那么在下一轮,才有可能跟我换牌……

        要笑,要笑……殷烨北盯着手里的魔王卡,勉强牵动嘴角,硬是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而后,就是第二轮的留牌时间了。

        李媚颖留下了一张乐器卡,看来她终于如愿换到了最想要的卡片,但殷烨北可以肯定,这张卡绝不是刚才来自“大婶”的。

        不过这一点,应该就只有自己知道。

        “大婶”就是一个笑面虎……她可能是比李媚颖更可怕的敌人!

        但很快,殷烨北就转忧为喜。

        从其他人的眼光中,他可以隐约看出,他们都误会了,他们真的以为,这张卡是出自“大婶”之手。

        感谢上天,感谢李媚颖,让她刚好在这一轮留下了乐器卡……感谢那位和她换牌的壮士!

        接着,“大婶”也留下了一张任务卡,是刚才从自己这里抽走的歌艺卡。

        “矮子”一脸沉重的留下了一张“游泳”恶魔卡,那张文字卡,却依旧是紧紧的攥在手里。

        两害相较取其轻……即使是留下恶魔卡,却也依然想要把那张卡片换出去吗?那张卡片上,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任务?

        那该不会就是魔王卡吧?——“眼镜”和“美女”则是这样想着。

        “美女”留下的是一张任务卡,殷烨北看着手里的两张牌,只能用一种“慨然赴死”的心情,留下了杂技卡。

        别无选择??!

        用一句话来形容他这场游戏,那就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最后轮到“眼镜”时,他迟迟没有放下卡片,经过再三挣扎,终是转向两位考官,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请问……可以不留吗?”

        沈安彤笑了笑:“不留的话,你这一轮就没有分数。到时候比别人少了一个测试项目,你觉得总分还能过线么?”

        “眼镜”面如死灰,最终,他手指颤抖着拿出一张卡片,一脸生无可恋的放在了桌上。

        “果奔卡”。

        这几个大字,看得众人又是好笑又是羞耻。

        这种事,就算他愿意做,其他人都不愿意看!

        晏南卿也是忍俊不禁的扫向沈安彤,这丫头,果然是没负了“小魔女”之名啊……

        就算无奈抛出果奔卡,都不愿意留下另一张……也就是他从李媚颖那里换来,原本想要交换给自己的“泳装卡”?!懊琅币Я艘ё齑?,不由一阵后怕。

        那到底会是什么卡片?该不会就是魔王卡吧?——“矮子”和“美女”如是想着。

        最后一轮,6个人,6张牌,除了殷烨北和“大婶”之外,没有人知道魔王卡在哪里。

        但“矮子”和“眼镜”的异常举动,无疑是让他们成为了高嫌疑人群。也许这最后一轮,他们是很难把卡片交换出去了。

        “最后一轮,我想还是求稳为主?!崩蠲挠焙芸煲菜党隽艘箪潜弊畹P牡幕?,“如果不想交换的话,就直接留牌吧,总比交换到魔王卡好?!?br />
        说着,她带头放下卡片,那是一张歌艺卡。

        对她来说,她的外形并不突出,硬照、舞蹈、走秀等等,并不占据优势。但从自己学过的乐器入手,再加上擅长的歌艺和剧本表演,却足够让考官眼前一亮。

        可以说,她已经成了最大的赢家。
  • 【高清组图】纽约迎来第40届“第五大道博物馆节” 2019-04-24
  • 滇池治理进入三年攻坚 2019-04-24
  • 沿河景观带成了菜地 乐安城管局已派执法队清除 2019-04-06
  • 点赞英雄机组 关注事故原因 2019-04-02
  • 新闻回顾:2000年和2007年朝韩首脑会晤 2019-04-02
  • 习近平: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3-30